§§   文化分區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細說末代武士

發表:Joy 2022-07-08 22:59:23 閱覽數:773 (IP:  ) T 7844_R 0 引 用
一、 東西文化交融,英雄氣壯山河 

浩浩蒼穹,悠悠白雲繞群山,山外斜陽映綠水,斜陽外小橋流水人家,森次勝元(Katsumoto)獨自靜坐於荒山草原中冥思: 

傳說日本是由武士刀而形成。 
古神將珊瑚武士刀插入大海, 
拔出來的時候,落下四滴完美的水滴, 
這些水滴便形成日本列島。 
我說日本是由少數勇士所創造, 
這些武士願意為了一個...... 
早被遺忘的理念犧牲生命: 
榮譽! 


世界的另一端,納森歐格仁上蔚(Captain Nathan Algren )經歷了美國南北戰爭和印度安人戰爭後,揮之不去的內疚感使他彷彿行尸走肉般地醉生夢死,漂泊度日。1976年受聘於日本大臣大村先生,負責訓練日皇軍所徵召的新兵,目的在剷除日本傳統武士、平定戡亂,以求日本國內之和諧並加速日本成為現代化國家。 

初次上戰場的日皇軍新兵,多半是由從未見識過槍砲的貧農所組成,面對身經百戰豪氣干雲的日本傳統武士陣群,不戰而慄,死的死、逃的逃,淒厲地慘叫聲,誰也無法面對那刀槍下的殺人不眨眼、血肉橫飛。納森在敵軍的包圍下依然死命奮戰到底,搶下馬上武士的旗誌,使命頑強地揮舞著、誓死抵抗著,每一揮動,那旗幟上的猛虎更見虎虎生風,令人敬畏!就在他身負重傷精疲力竭不支倒地的同時,身穿紅衣盔甲的英勇武士高舉武士刀欲取其命,冷不防地納森忽地握起斷裂的旗竿使勁插入其咽喉,嗚呼哀哉!生死就在一瞬之間矣! 

也許是震撼的感動吧!勝元將軍決定保全納森一命,命令武士們將其一起帶回深山,並託付妹妹多香為其療傷,照料生活起居! 

傷勢略有起色後的納森,由監管武士帶領來到深山廟宇會見勝元將軍,兩人的友誼於焉開始。 

『我的家族一千年前蓋了這座廟,我的名字是勝元,你叫什麼?』 

見納森不予回應,勝元繼續說著: 

『我的英文不標準嗎?我想跟你練習英文,如果你願意的話。』 

『你為了學英文才饒我一命?你到底要幹嘛?!』 

『了解我的敵人!』 

『我看到你是如何對待敵人的。』納森憤恨不平答應著。 

『你們的武士不殺人嗎?』 

『我們不會砍斷敗將的人頭!』 

『長谷川將軍請求我了結他的生命,日本武士無法忍受失敗的恥辱,我很榮幸砍斷他的人頭。 我們很多習俗和你們不一樣,譬如說不介紹自己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即使是敵人也是一樣。』 

『納森歐格仁。』 

『我很榮幸認識您!』深深一鞠躬,勝元準備離去! 

納森喊著:『我有一些問題,穿紅色盔甲的武士是誰?!』 

勝元止步,回轉身來,答道:『我的妹婿廣太郎!』 

『那照顧我的女人又是誰?!』 

『我的妹妹,廣太郎的妻子,她名叫多香。』 

『我殺了她的丈夫?!』 

『他死得很光榮!』語畢,勝元點頭轉身離去。 


一次又一次,納森被帶到廟宇來和勝元交談,勝元告訴他,必須等春天到了,雪融了,才出得了深山。而霜雪飄飛的屋簷下,多香則向自己的哥哥勝元將軍抱怨著,她覺得一家人必須照顧殺夫仇人,還得與納森朝夕相處共處一個屋簷下,每一思及,無不痛徹心扉,自忖與其忍受此奇恥大辱、倒不如自殺算了! 

『妳恨他殺死妳的丈夫?!你希望我殺了他為你的丈夫報仇?!』 

多香看著自己敬愛的兄長,眼中含淚,點點頭,不語。 

『廣太郎要殺他的,這是他的命.....納森會來這裡一定有原因的,只是我無法理解...。』 

『我知道了,請原諒我的軟弱!』 



回應:泰伯 2022-04-11 19:42:05 (IP:  ) T 7844_R 1 引 用
台灣的戰爭從頭到尾就是中國人帶來的,

不知道這些那了錢的王八蛋還在胡說些什麼。

回應:Joy 2022-07-08 23:28:18 (IP:  ) T 7844_R 1 引 用
二、 體驗武士道(bushido)、化敵為友 

時值寒冬,冰雪紛飛阻斷深山對外的聯繫,納森得以在中央山村療傷,得以在與世隔絕的禪意寧靜中探索靈魂的深意,漸漸地他獲得了精神上的安祥,取得寡婦多香的諒解,也贏得孤兒們與武士們的友誼!在日記上,納森如實一一記載著: 


【1876年,日期、月份不詳。】 
  
我繼續和這些不尋常的人生活,我是俘虜,不能走,但是他們不太理我,把我當成流浪狗或不速之客。他們都很有禮貌,對我鞠躬微笑,但是內心都有深沉的情感。 你不能不佩服他們,每天從早上起床後,就專心自己該做的事情,他們有鐵一般的紀律!

武士的日文【侍】,代表服侍。 
勝元相信他自己是為服侍日本天皇而叛變。 


【1877年,冬天】 
  
武士精神是什麼? 
完全服從一套道德規範? 
追求內心的平靜? 
練習把武士刀法練好? 


【1877年,春天】

我17歲那年離家後,就沒在同一個地方待這麼久過,這兒有好多事我永遠無法理解.....我一向不信上帝,戰爭的殘酷讓我對上帝存疑!但是;這地方......卻充滿神的力量,雖然我也許永遠無法參透,但是卻能感受到神的存在。我在這兒第一次能夠安然入睡!


春天來臨了,在寂靜的星空下,村人聚集在一起賞劇,各個面露笑容,喜孜孜地看勝元在台上與舞技們的逗趣演出,哈哈!幸福總是如此簡單、自然,悲苦相對澹然了、泰然了、被安撫了。


然而;隱藏在暗夜中的黑影幢幢,死神直接找上門來了,納森警覺性的高呼,台上一陣騷動,屋頂上的黑面弓箭手,一一對準勝元長弓拉放,勝元傾身一閃,舞技當場中箭,一命嗚呼哀哉矣!緊接著襲擊的黑衣武士排山倒海而來,直逼勝元,在納森和大家奮力拼命護衛下,一場災耗得以將息。

翌日;無視惡夜的暗潮洶湧,寺院的櫻花一樣依時節朵朵吐露著芬芳,綻放出生的色彩、逕自花姿招展,隨著春意盪漾迴旋,美不勝收!勝元和納森交換著彼此對生命的領悟。

『完美的櫻花很罕見,只要終其一生去追尋,這一生就不算白活。』

『....這麼說來,是大村先生要殺你。』納森打斷了勝元的雅興,逕自探問出行兇勝元的幕後黑手。

『我為自己的夢做了一首詩,我的雙眼有如虎目圓睜,他越江過海而來.....最末一句,我總是寫不出來,你有何意見?!』

『我不是作家。』

『你來這裡以後,寫了不少東西。』

『除了這些,她還告訴你什麼?!』

『你會做噩夢!』

『每個軍人都有噩夢!』

『只有感到內疚,才會做噩夢!』

『你不知道我做了什麼!』

『你見過太多可怕的事,你並不怕死,但有時候你卻想死!』

『是的,我是。』納森露出痛苦的表情。


勝元看著納森,語重心長地娓娓細訴著:

『我們面對過死亡才會這麼想,但是當我回到祖先的家園.....才有所頓悟!

就像這些櫻花,
每個生命都會凋零,
每吸一口氣......
每喝一口茶.....
每殺一個人.....
都能體悟人生,
這就是武士精神,
這就是武士道! 』



聽到這裡,納森似也有所領悟!而真正令他不知所措的竟是勝元最後告訴他的這句話:

『天皇允諾讓我們安全到達東京,明日啟程!』


今天開始,納森已經不再是勝元的敵人了,過了今天,納森就是自由身了,而他愛這個地方,愛這裡的人事物,離別在即,是悲是喜也已經分不清了。



回應:Joy 2022-07-08 23:32:22 (IP:  ) T 7844_R 2 引 用
三、昨是今非,英雄氣短!傳統與現代?忠臣與佞臣?

勝元引領著武士們浩浩蕩蕩進入東京市集,百姓們紛紛退避路旁,有人恭敬禮拜,有人倉皇逃竄,順順當當騰出一條寬敞的大道來。正義懍然、氣宇軒昂的武士們,行到城中央,勒馬停將下來,一語不發莊重地與納森正式辭別,再逕自策馬緩緩離去。

【晉見日本天皇】

春暖花開的清晨,幽雅的皇宮後殿迴廊,走在前方的天皇與亦步亦趨恭敬尾隨於後的勝元有著下列簡短的對話。

  『你率兵反叛我,老師。』

  『陛下,我是對付您的敵人。』

  『他們是我的大臣,跟你一樣!』

  『他們只顧自己的利益。』

  『我需要熟知現代文明的大臣....』

  『如果我已經沒用了,我願意自殺....』勝元感嘆著。

  『不,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您要有自己的意見,陛下!您是天皇,您的話就是聖旨!』

天皇凝視著勝元,半晌說不出話來。接著,才又略顯無助地訴說著:

  『我雖然是天皇......但是我卻要聽他們的話!』

  『您這麼說真令人難過,請原諒我有話直說,您忘了您的人民嗎?』

  『告訴我該怎麼做,老師!』

聽到這裡,勝元隨即俯身跪拜,語帶哽咽恭恭敬敬地提醒著天皇的天命:

  『您才是天皇,不是我!您必須為天下蒼生著想!』


【國會殿堂上】

當天下午,在國會殿堂上,勝元身著臣服佩帶武士刀準備入席,參與國事。會議的主席,大村先生面色凝重,橫擋在前。兩人先禮後兵,相互鄙夷、嘲諷著對方!

  『勝元大臣,這是我的榮幸!』

  『我很榮幸能再回來!』

  『法律禁止任何人佩帶武士刀。』

  『我對法律很清楚。』

  『你竟敢佩帶武器進入皇宮!』

  『我曾經保護過皇宮!』

  『這是法治國家,不需要你保護!』

  『我們淪為娼妓,只會出賣自己....』

  『日本武士讓我們淪為娼妓.....』

  『我可沒看見你捐錢給老百姓!』

大村已經沉不住氣,厲聲喝道:『勝元大臣,很抱歉,我必須請你解除下武士刀!』

勝元理直氣壯走入會堂中間,雙手高舉著武士刀,面對著天皇,畢恭畢敬地說道:
  『這把武士刀為天皇效命,只有他才能命令我除下來。』

面對此情此景,天皇低頭不語,勝元心知大勢已去,慨然答道: 『那我就拒絕除下武器!』

大村一旁嗤笑著:『我要請侍衛押送你回東京宅邸,你要在那兒等待召喚!』


【東京官邸內,九死一生】

皇宮外,擔任翻譯的賽門葛蘭先生,早已獲得風聲,知道大村先生立法要對付武士並準備今晚要取勝元的命。稍早,他和納森目睹皇軍當場圍堵勝元的兒子,當街割下信忠的髮髻,當時納森雖然企圖制止,也只有勸得了信忠忍氣吞聲,卻無力制止皇軍睥睨武士的囂張行徑。納森下定決心,要帶信忠回家,也計畫著助勝元逃出官邸。

當晚;納森藉著賽門的協助,潛入了官邸,偕同武士們奮力救出勝元。當晚,在營救勝元的緊張過程中,信忠不幸中槍,勝元含淚看著愛子口淌鮮血淒咽地對他說:『父親,讓我留下來,我的時辰到了。』

聽到這裡,他當場用力拎起信忠,淚眼涔涔,不發一語轉身離去!納森邊跑邊頻頻側目回顧,他目睹信忠屏息拉弓擋住皇軍,又拔刀衝向槍林彈雨,終於不支倒地的慘烈犧牲場面!當晚;夜黑風高,武士們策馬奔馳,跑到安全處,暫時扎營歇息下來。


回應:Joy 2022-07-08 23:38:21 (IP:  ) T 7844_R 3 引 用
今晚,我先生提及我寫過的【細說末代武士】,他拜託我找出來,試著貼出來。

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因為外獨會的庫存遺失太多資料了,但是我利用google搜尋,竟然找到了。

由於電腦故障,用手機貼文相當困難,感覺上好像沒貼好。也好像沒貼完。

我需要些時間細看,然後再修改或補遺。

回應:Joy 2022-07-08 23:54:29 (IP:  ) T 7844_R 4 引 用
四、完美的宿命、不朽的武士魂!

【生死之盟】

面對浩瀚星河,勝元羞愧自責,想要就此了斷餘生。納森不解,企圖說服眼前他所敬畏的真正武士。

『天皇不聽我的話,他的軍隊會攻來,一切都結束了。九百年來我的祖先保護老百姓,現在......我對不起他們!』

『所以你才要自殺?!你感到羞恥?!你為國奉獻一生,卻感到羞恥?!你一生憂國憂民,慈悲為懷,卻感到羞恥?!』

『武士精神已失去意義!』

『失去意義?!這比什麼都意義重大!』

『我要死在武士刀下,死在自己的手上,或是死在敵人手上。』

『那就死在敵人手上吧!我們要讓天皇聽到你的心聲。(Together, we'll let the Emperor hear you!)』

一場心靈對話,兩個沙場英豪,因此結下生死之盟,決意為理念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完美的宿命】

語畢,天初曉,勝元隨即起身,帶領武士們策馬趕回中央山村整頓軍備,蓄勢而發。

納森據實告知勝元,日軍軍團業已訓練完備,軍火充裕,武士們只有弓箭,勢必不敵,然可以利用其輕敵之心,設陷阱引敵軍入甕,再以武士刀短兵交戰,必可克敵於一時。戰略上,勝元完全尊重納森的建議,佈置陣武。感情上,兩人視死如歸,心性相投,早成了莫逆之交!

看納森如此胸有成竹,勝元不禁唏噓,問道:『你相信一個人可以改變命運?!』

『一個人只能全力以赴,等待命運揭曉!』納森如此答覆著。

利用上戰場之前短短的相聚時刻,納森向多香和廣太郎遺孤比健、孫次郎表明心意,納森告訴他們,他之所以要上戰場是因為他愛這裡的人事物,比健知道納森要赴戰場做生死之鬥,不免難過得淚流滿面。而多香則帶納森走到放置廣太郎盔甲的房間內,說道:『你若穿這副盔甲是我的榮幸!』,語畢;多香親自為納森寬衣,穿上盔甲。

準備赴戰場的同時,勝元送一把新鑄的武士刀給納森,刀面上題字【今古有神舉武士】,納森問其涵義,勝元答之以:『我是融合現代與傳統的武士。』兩人四目交接,會心一笑!

整備出發時,納森把自己的日記送給了賽門葛蘭先生,日記上的最後一頁寫著:

1877年5月25日

這是最後一天的日記。我試著忠實紀錄我見到的事,我的所做所為。我這一生過得懵懵懂懂,但是我很感激能參與這一切,就算是只有短短的片刻!


戰場上,五百多人的武士陣群,對付擁有強大軍火的日皇軍兩大軍團。誠如納森所言,敵軍必輕敵,武士們在戰略上取得了優勢,加上各個視死如歸,戰鬥意志高昂,竟把一波波接二連三排山倒海而來的日皇軍打得落花流水,鳴金收兵!雖如此;武士們也是死傷慘重,只剩數十個沒死的,沒有毫髮無傷的。哈!但是這是打在己方的戰場上,還未攻到對方的戰火範圍內呢!勝元勸告納森不必為此戰役赴死,這不是他的宿命。納森自我解嘲的說,自己早該死過好幾次了,何況此戰還未結束呢!

戰場上的另一邊,大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武士們策馬急奔進攻過來,氣急敗壞地說:『他們瘋了,他們應該接受戰敗的恥辱才是!』一方面命令著納森的上司貝格利上校率兵迎戰外,另一方面敕令指揮官準備大炮和火力驚人的先進機關槍待命。果不其然,勝元和納森突破貝格利上校的重圍趨近敵軍第一軍的射程範圍了,無情的炮火和機關槍不停地掃射,武士們紛紛中彈落馬,無一倖存!最後僅剩下苟延殘喘的勝元和納森,兩人相扶在一起,指揮官不顧大村的呼喊叫囂,大喊停火。整個戰場瞬間沉寂了下來。指揮官脫帽朝勝元行跪拜禮,所有的士兵們也紛紛跪下如是行禮!

勝元囑咐納森要光榮地活下去,並要求納森扶他起來,他要光榮地死去!納森點點頭,手握著勝元的武士刀問他準備好了沒,說時遲那時快,勝元奮力一舉,武士刀直入腹部,他挺身猛力抱著納森,此其時,櫻花紛飛在半空中,景色無邊,何其優雅祥和!勝元吐著最後一絲氣息,輕聲說道:『完美極了!這一切都很完美!』


【不朽的武士魂】

皇宮殿堂上,無視大村先生與美國大使的簽約協定儀式,天皇兀自接見了晉見的納森上尉。

納森雙手高舉著勝元的武士刀,跪在天皇面前,傳達勝元所託付的心聲。

『這是勝元的武士刀,他希望您能收下來,讓武士精神與您長存!在他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希望您記得擁有這把刀的祖先,以及他們為何而死。』

天皇俯身雙手恭敬地承接著這把刀,眼淚順著臉頰緩緩地流下來。他哽咽問過納森一些話語,起身;嚴詞厲色道:

『我一直夢想日本能夠成為現代強國,獨立而進步。現在我們有了鐵路、大砲和西服。但是;我們不能忘本,不能拋棄我們的傳統。(But we cannot forget who we are, and where we are from!)』

轉身,繼續對美國大使說道:『很抱歉,您們的合約不符合我國人民的最大利益!』

無視美國大使憤然離去,更無視大村的抗議。天皇怒斥大村過火的行為,聲明要沒收大村的家產分給老百姓,更順勢把勝元的武士刀拿給大村,希望他切腹自殺。大村心生惶恐,黯然離去。

最後;天皇語帶哽咽再次輕聲詢問納森,『告訴我,他是怎麼死的?!』

『陛下,讓我告訴您,他是怎麼活了過來的!』納森淚眼相對,心中卻感到無限欣慰!


個人和國家一樣,都有宿命,武士雖死,武士精神長存啊!納森相信這是勝元所要追求的完美宿命,而天皇也聆聽到他的心聲了。而自己呢?靈魂不再漂泊了,納森找到了心中永遠的祥和寧靜之地──中央山村,那兒;充滿神的力量,充滿愛的地方,那兒;他的靈魂獲得救贖、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回應:Joy 2022-07-09 00:01:06 (IP:  ) T 7844_R 5 引 用
這篇文章,是看電影看到很感動,決定照著劇情發展及對應場景將所觀所感一五一十寫下來。

當初一片熱忱,竟有如此耐心,真是不可思議。

嗯!就這樣。😅😅

回應:Joy 2022-07-09 00:16:39 (IP:  ) T 7844_R 6 引 用
由於,copy時無法對應到外獨會使用的語法,所以看起來有些凌亂。我找出了相關連結,點進去看應該更清楚。

細說末代武士(一)

細說末代武士(二)、(三)、(四)

※第二連結,含二、三、四章,要順著網友回應一一往下看,才會全部看得到。

回應:Ok 2022-07-18 08:00:29 (IP:  ) T 7844_R 7 引 用
好文章!為您拍拍手👏⋯⋯

返回文化分區 返回 Joy 隨 筆  ▲往上  

回  應  意  見  主  題

意見主題:【細說末代武士

文章請自行備份,站方不負擔保存之責。
同意網站共享並運用這篇文章。
跟 貼 勿 偏 離 主 題!

貼文請用繁體字。

姓 名:

回應內容:

請在本文章中挑出最夯最切題的關鍵詞s,來提高曝光率,
方便網友上網搜尋,兩關鍵詞之間用“,”(半格)分開。
關鍵詞: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