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分區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視界耳聾世界泰伯觀點寬頻新思維哈利天地Jerry C鳥世界射水魚天空討海人鏡頭嘻笑人間詩情畫藝北極星探照燈網網相連歷史庫存

◆ 法國「那比派」畫家 波納爾 ◆

頁次: 1 2 3 
發表:天涯台客 2016-03-21 01:46:09 閱覽數:43029 (IP:  ) T 5110_R 0 引 用



這主題原本考慮接在 舊金山 [榮譽軍團藝術博物館 Legion of Honor] 一欄文末,唯恐深埋其中,委實可惜與不妥。原因是:

(一)畫家 皮爾.波納爾 (Pierre Bonnard, 1867-1947) 的作品質地靈秀優異,教人喜愛;(二)此項特展是半世紀以來首次在美西展出,機緣當屬殊勝。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6:43 (IP:  ) T 5110_R 51 引 用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7:04 (IP:  ) T 5110_R 52 引 用

△《Landscape》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9 1/4 x 25 3/4 (48.9 x 65.4 cm), ca. 1900-1905,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本件作品《Landscape》原先就收藏在舊金山 [榮譽軍團藝術博物館],平日沒有展示,利用這一檔期合併展出,也是意外的收穫。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7:30 (IP:  ) T 5110_R 53 引 用

印象派之後的畫家已經鮮少以希臘神話的題材從事創作,主要原因是,當時的藝術工作者認為藝術該尋求「獨立」於政教之外,摒棄歌功頌德或故事的解說功能,讓繪畫藝術還原成組成元素的本質,探討「形」與「色」無止境構成的可能,即所謂「純藝術」。


△《The Abduction of Europa》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17.5 x 153 cm, 1919, Toledo Museum of Art, Toledo, Ohio

但也有例外,這是波納爾少有的神話主題作品,闡述的故事是:美麗的腓尼基公主歐羅巴遭受主神宙斯的引誘與綁架,將她帶到地中海北部的克里特島,生下了後來成為冥界判官的拉達曼迪斯與米諾斯,以及薩爾珀冬。



另一說是:其實歐羅巴公主是被克里特人綁架來到克里特島的,太過教人著迷,是克里特人的掠美奪愛。歐陸,因此就以她的名字「Europa」來作命名。

波納爾用華麗而半透明的顏色,輕柔的筆觸述說著神話人物與大自然夢幻般的結合,氣氛祥和與世無爭,營造出十分感性唯美的畫面效果。



整體畫面呈現出淺朱紅與藍紫色的色調,亮麗迷幻,主神宙斯佯裝為一頭壯碩的白色公牛,歐羅巴公主與她的女侍同伴攀爬並陶醉在牛背上,神情舒緩,那情景彷彿是毫無預警似的。

不若其他藝術家以掙扎和痛苦的表現手法去呈現歐羅巴的無奈,波納爾改以歡愉與嬉戲的態度,闡述著年輕女子置身於悠閒而快樂的永恆世界。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8:06 (IP:  ) T 5110_R 54 引 用

△《Southern Landscape and Two Children》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Height: 139 cm (54.72 in.) x Width: 197.8 cm (77.87 in.), ca. 1916-1918, Art Gallery of Ontario, Toronto

以南部風光為主題的巨幅作品《Southern Landscape and Two Children》,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 [安大略美術館],她是北美洲的第八大藝術博物館。千里迢迢,可以想見舊金山 [榮譽軍團藝術博物館] 策展的用心和努力。

本件畫作完成時約略是波納爾50歲左右,正是一位藝術家創作力最為旺盛的時期,畫幅尺寸很大,用筆嫻熟快速,揮灑自如,不過油畫顏料非常單薄,幾乎透出畫布的纖維紋路。如同使用油畫顏料作速寫一樣,潦草中自有波納爾的章法。


△《Southern Landscape and Two Children》的局部。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8:43 (IP:  ) T 5110_R 55 引 用




△《View of Le Cannet》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233.6 x 233.6 cm, 1927, Musée Bonnard, Le Cannet, France

1926年,波納爾在地中海蔚藍海岸 French Riviera 的小鎮勒卡內 (Le Cannet) 購置房子,從他們的窗戶陽台可以遠眺山谷間的紅瓦白牆屋宇,《勒卡內之景色 / View of Le Cannet》就是在這情境下完成的作品。

上端的拱形畫布,比照自窗戶的造型,立意鮮明可親,彰顯出另一番風光景緻;縱使是較為簡易型的畫框,但也得特別訂製才行,這是此段期間最大的一幅畫作。



明亮的黃色和當地紅瓦建築,與青翠的綠色枝葉組合成一扇溫暖而適合人居的理想國、一處祥和溫馨的美麗世界。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29:25 (IP:  ) T 5110_R 56 引 用


馬不停蹄、穿梭於展場的美麗身影,都是追索著「美」的渴望。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0:42 (IP:  ) T 5110_R 57 引 用
 
△ (L.)《Southern Landscape: Le Cannet》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55.3 x 46.3 cm, 1928, Musée d‘Orsay, Paris
△ (R.)《Southern Landscape: Le Cannet》作品局部

蔚藍海岸的風景:勒卡內。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1:13 (IP:  ) T 5110_R 58 引 用


探討「形」與「色」無止境構成的可能性。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1:48 (IP:  ) T 5110_R 59 引 用

當波納爾一家居住在諾曼第附近、塞納河畔的小鎮韋爾農 (Vernon) 時,他們買了一艘小船,這讓他有足夠的理由可以描繪船隻與河流,這樣的題材在印象派諸畫家中並不陌生,好比莫內 (Claude Monet)、瑪麗.卡薩特 (Mary Cassatt) 和貝爾特.莫里索 (Berthe Morisot) 等,情境優美叫人神往。


△《In a Boat》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278 x 301 cm, ca. 1907, Musée d‘Orsay, Paris

《In a Boat》是個非常寧謐的場景,前景舟上的年輕女子是波納爾的妻子瑪爾特以及兩位孩童和黑狗,人物跟船隻的造形形式並不完整,直接穿出下端的畫面之外,這是藝術家普遍「倔強古怪」的個性使然,永遠、希望不落入於所謂的「俗套」。



縱使早已立足於 [那比派] 的浪頭上,可是人總有喜愛「回味」的習性,尤其那「回味」的滋味正是可以風光之時。此作是波納爾回味印象派繪畫技法的產物,迎刃有餘,更必然增添了不少繪畫的情趣,更何況經常往來的印象派朋友還真不少。



《船上 / In a Boat》的局部特寫,色調柔和之中,近看才發現了這些靈巧可愛的鳥隻。



波納爾的繪畫風格向來就具有裝飾性品味的傾向,類似於牆上的大掛毯,主題大多是人與大自然的結合,甚至引導我們如何去冥想參悟。

1905年以後,題材多了野地風景和遼闊的林木,在夏日的陽光下,曬著一地的溫馨與快樂氣氛。理想境地很「出世」,現實媒介物則十分「入世」。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2:59 (IP:  ) T 5110_R 60 引 用

波納爾一生創建令人喜愛的裝飾性風格,一個叫人迷惘的藝術世界。從有如天堂般的描繪場景,到當代人物或虛構的景物相互結合,形成一處處瑰麗的夢幻情境。有別於過去的刻板技法,波納爾以個人語彙構築起稍具現代意味的幻想淨土。

鋼琴家 米希亞 (Misia Sert) 是他們深交的終身好友,米希亞的丈夫是熱心政治和從事藝術雜誌編輯的 Thadée Natanson,廣交藝術界朋友,家裡是畫家們喜歡聚集的處所。米希亞 極為欣賞波納爾的畫風,委託波納爾幫她們的寓所繪製過大型的油畫作品。


△《After the Flood (study for decorative panel for Misia Edwards‘s dining room)》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906-1910, Ikeda Museum of 20th-Century Art, Shizuoka, Japan

總共有四大幅,《After the Flood》、《Water Games》和《Pleasure》是其中的三件,都是遠道而來。甚至,本件作品《洪水過後 / After the Flood》還是遠從日本靜岡縣的 [池田20世紀美術館] 借調展出的呢!

《After the Flood》描述的是《舊約聖經.創世紀》裡的洪水滅世傳說,洪水過後,義人諾亞一家人帶著從諾亞方舟放下來的動物在新土地上生活。生活中再也不見混濁的罪惡、敗壞與墮落,人類自此而蔓衍,期冀秩序因此而生。


△ (R.)《Misia Sert》by Pierre-Auguste Renoir, 92.1 x 73 cm (Image from Internet)

上右小圖是印象派畫家雷諾瓦為米希亞繪製的肖像,完成於1904年。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3:50 (IP:  ) T 5110_R 61 引 用


《水上遊戲 / Water Games》同樣是 米希亞 家裡餐廳的裝飾大畫,畫中人物有繆斯、詩人和音樂家,一群人在海邊戲水,有趣的是岸上還有一位類似東方裝扮的人物,早期受日本繪畫的影響,可能隱喻是東洋的賢者吧?


△《Water Games, or The Voyage》 (decorative panel for Misia Edwards‘s dining room), 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906-1910, Musée d‘Orsay, Paris

在此之前,其實波納爾已經離開 [那比派] 的群體多年了,因為當時 [那比派] 的畫家大多從事過平面媒體的工作,「Flat」是通性也是共同點;波納爾開始捨棄了平塗的表達方式,改以光線的光暈掌握與色彩的轉折變化,重覓「空間」以及理念的追逐。

另一個有趣點是:這四幅大畫統一由橙色的大型邊框框住外圍,邊框上有跳躍的猴子,也有枝頭上跳耀的喜鵲,不可否認,應該是承受東方屏風或布幔刺繡的影響,因為20世紀初期,歐洲藝壇正興起一股崇尚異國情調的時尚風潮。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4:18 (IP:  ) T 5110_R 62 引 用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4:53 (IP:  ) T 5110_R 63 引 用

△《Pleasure》 (decorative panel for Misia Edwards‘s dining room), 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230 x 300 cm, 1906-1910, Musée d‘Orsay, Paris

1906年7月波納爾陪同朋友米希亞和她的新丈夫、新聞業鉅子阿爾弗雷德.愛德華 (Alfred Edwards) 搭乘他們的遊艇作過一次愉快的旅行。 (1905年米希亞再婚,是愛德華的第四任妻子,當時她被譽為 “Queen of Paris")

當年8月波納爾接受新婚夫婦的委託,為他們的餐廳創作這四幅大型油畫,《歡樂 / Pleasure》正是其中之一。畫幅依舊有著寬大的橙色邊框,邊框上的猴子與喜鵲複製自《Water Games》。

穿鑿附會,有人堅稱那些猴子是醜陋奸詐、喜鵲是淫蕩虛浮的象徵,也許暗示著老夫少妻的結合與不諧和,果不其然,四年後愛德華很快又移情別戀搭上了年輕的舞台劇女演員 Geneviève Lantelme。



《歡樂 / Pleasure》作品充滿了歡愉的氣氛,男人、婦女和兒童在花園裡戲玩,身着輕紗圍著噴泉載歌載舞,十足是富貴人家的經典排場。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5:59 (IP:  ) T 5110_R 64 引 用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6:35 (IP:  ) T 5110_R 65 引 用

△《The Café“Au Petit Poucet,”Place Clichy in the Evening》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34 x 204 cm, 1928, Centre Pompidou,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Paris

波納爾的作品與建築格調的搭配融為一體,同時反映出委託者屋主的鮮明個性。主題不論是田園風光或有如神話般的景物,畫作總流露著略帶憂鬱的和平氣息,讓畫中的人物沉浸在和諧的環境裡,脈脈相連的主題貫穿著波納爾的裝飾意圖。



這樣的觀點也存在於藝術評論家和收藏家 喬治.貝松 (George Besson, 1882-1971) 多年的觀察,他指出作品《The Cafe “Au Petit Poucet,”Place Clichy in the Evening》,描繪的雖是夜裡克利希 (Clichy) 的咖啡館,不過其情境依舊圍繞著波納爾不朽的 Arcadia 願景:這願景是人們肉眼所難以辨識的複雜而飽和世界,充滿了色彩和光線的幻覺與兌變。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7:08 (IP:  ) T 5110_R 66 引 用

△《La Place Clichy》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138 x 203 cm, 1912, Centre Georges-Pompidou,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Paris

這是一件十分難得的「入世」作品《克利希廣場 / La Place Clichy》,1912年波納爾受朋友 George and Adèle Besson 之委託,繪製了這件油畫。克利希是巴黎蒙馬特西邊的區域,畫面熱鬧繁忙,擠滿了逛街的人潮,咖啡館、汽車、聊天的人們......,顯現當時克利希的繁榮景象。

視角從「Wepler 啤酒屋」的露天座椅開始,最上緣帆布雨篷的「SOUPERS (suppers)」的反面字體,告訴我們波納爾從屋裡向外看出去:前方左右各有一位侍者,偏右兩位女士帶著娃兒準備就位,左邊另兩位路過的女士神情愉悅舉止優雅,中段距離的復古車輛、人群、撐傘的身影、以及背景廣場的建築群,波納爾使用筆觸細膩度的遞減方式拉開了「空間」的遠近縱深。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8:56 (IP:  ) T 5110_R 67 引 用
↑(接R66文末) 這樣的人世間充滿溫暖感,作品著實令人喜愛可喜,而且印證一個時代的文明程度,從人物的穿著、衣飾款式、臉上表情......,足可一見端倪。作品除藝術價值外,亦可當成量度歷史和生活層次的佐證。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39:50 (IP:  ) T 5110_R 68 引 用


大家靜心思考,量度並欣賞波納爾的一生。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40:16 (IP:  ) T 5110_R 69 引 用
 

上頭的天窗,是從 [榮譽軍團藝術博物館] 中庭的小型金字塔直接引進陽光,窗明几淨,由上而下的頂光易於塑造探索美的「人」的厚度。

看美術館我不喜歡用週末去湊熱鬧,週間日勢必輕鬆愉快,觀眾大多是長者,拍起照片特有歲月的滄桑感,少有毛毛躁躁的年輕孩子。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41:06 (IP:  ) T 5110_R 70 引 用


哦!少有毛毛躁躁的年輕孩子?那不表示言者性向孤僻?我想,未必盡然。

那個人家不是從歲月裡堆砌起一臉皺紋和滿懷的喜悅?尤其在目睹過好作品時。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41:49 (IP:  ) T 5110_R 71 引 用


克利希夜裡的咖啡館《The Cafe “Au Petit Poucet,”Place Clichy in the Evening》,色調極其柔和和諧,構圖的形式到底難以歸類出「尋常」的脈絡。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42:40 (IP:  ) T 5110_R 72 引 用
 
△ (L.)《Almond Tree in Bloom》Artist: Pierre Bonnard, oil on canvas, 54.5 x 37.5 cm, 1946-1947, Musée d‘Orsay, Paris / (R.) 局部特寫

核桃樹花開,何等地燦爛耀眼!不過,筆法及結構是相當隨性與草率的,因為 ——

《核桃樹花開 / Almond Tree in Bloom》是波納爾最後的一張遺作,完成於1946-1947年間。波納爾於1947年1月23日在勒卡內去世,陪伴著妻子瑪爾特,永眠於 Le Cannet 墓園。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49:16 (IP:  ) T 5110_R 73 引 用


△ 展場立著巨型的波納爾照片,文質彬彬、非常 Gentle,憂鬱的神情顯得有些多愁善感。

▽ 碰過幾次這位年輕俊美的藝術系學生,他蹲坐在地上以速寫畫起照片裡的波納爾,猜想應該是他心中仰慕的偶像。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0:03 (IP:  ) T 5110_R 74 引 用

    ●● 按下快門 / The Click of the Shutter

1890s 年代開始,波納爾買了一台柯達簡易型口袋相機,迷上了它,從此生活裡憑添了樂趣與紀錄。起居生活當然不例外,甚至出門遠遊,好比威尼斯和西班牙,都留下了他們自己的身影。

攝影照片提供了波納爾在作畫時的參考,一些比較辛苦耗時的姿態,他會將模特兒拍攝下來,真正繪製油畫的當下,可以仔細研究細節的轉折與變化。有趣的是:不僅留存了妻子瑪爾特的裸體照片,也叫波納爾光著臂膀留存呈示於後世了。

現場這些照片都是3X5的尺寸,不大,台客特地翻拍幾張用以分享給妳/你,畫框表面罩上了壓克力玻璃,因此難免有些反光,這就望請海涵了。



△ (左) 妻子瑪爾特的沐浴情形。這張照片大約拍攝於 1908-1910,那時她們經常走訪巴黎北邊、塞納河畔的小鎮 韋爾努伊萊 (Vernouillet)。

△ (中) 照片大約拍攝於 1910-1915。面向鏡頭左邊的是瑪爾特,右邊的是 Ida Godebska;Ida 的先生 Cipa Godebski 正在划船,他是米希亞的表弟,小米希亞三歲。

△ (右) 波納爾於1910-1915年間為莫內(右邊留著大鬍子者)拍下的照片,左邊人物未能證實是誰,地點是莫內定居的吉維尼 (Giverny) 小路上,波納爾經常去探望莫內。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0:48 (IP:  ) T 5110_R 75 引 用


△ (左) 另一位「那比派」畫家愛德華.維亞爾,手持柯達相機,外貌相當儒雅;(右) 1899年波納爾偕同「那比派」畫家愛德華.維亞爾和 Ker-Xavier Roussel 到義大利威尼斯旅遊,背景建物就是聖馬可廣場上的總督宮。



△ (左) 1900年,波納爾光著身子爬到樹上檢測樹葉,瑪爾特幫他拍了下來;(右) 瑪爾特的側影,她正脫下她的睡袍,攝於1901年。

   

△ (左) 瑪爾特手持睡衣,背對著波納爾的鏡頭;(右) 波納爾在油畫作品上的簽名。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1:41 (IP:  ) T 5110_R 76 引 用


"I have all my subjects to hand", he said, "I go back and look at them. I take notes. Then I go home. And before I start painting I reflect, I dream."
                    —— Pierre Bonnard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2:37 (IP:  ) T 5110_R 77 引 用


退出『Pierre Bonnard: Painting Arcadia』展場,[榮譽軍團藝術博物館] 中庭的整排圓柱在陽光底下,靜默依序排列著,已經豎立過92個年頭。

1924年由「舊金山阿嬤 / The Great Grandmother of San Francisco」史菩茢苛 (Alma Spreckels) 捐獻藝術博物館給予舊金山市民。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3:18 (IP:  ) T 5110_R 78 引 用


"One does not always sing out of happiness."
                    —— Pierre Bonnard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3:49 (IP:  ) T 5110_R 79 引 用


館前的石獅子日夜看守著舊金山海灣的入口,這一天,法國達飛貨輪 [CMA CGM] 正緩緩駛離港灣。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5:05 (IP:  ) T 5110_R 80 引 用


拍寫美術館或者畫展的工作較為繁瑣,此次特展我前後去過三次,每次約略六個小時,回家後的作業時間更是別提了。耗時費體力事小,希望能夠有些意義才好。

藝術博物館策展都可以如此用心了,而且讓大家能在《綠翠園》網頁上能夠輕易瀏覽,於台客而言,心滿意足、感激滿滿,何況可以把它當成對故土【台灣】的一份回饋,畢竟離得遙遠。



去過三次,這一次美術館關門後,外頭細雨霏霏,不知幾時飄進了雨霧,好不朦朧淒美。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6:05 (IP:  ) T 5110_R 81 引 用


看美術館要遇上「顧腹肚」的問題,趕時間當然不可能享用像樣的餐點,一瓢食一瓢飲,可頌三明治是我喜愛的午餐。簡易療飢,大家就可別見笑了。



小餐館地點與氣氛不賴,位在去美術館的途中 —— at 36th Ave. Cross Balboa Street, in Richmond District,店名?自己找!說出來版主大人以為我幫人作廣告要罵人的。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6:43 (IP:  ) T 5110_R 82 引 用


[Bonnard, the Bath] 展場裡漾起一長串的迴盪漣漪。



美麗的浴室,美麗的若隱若現。足堪細嚼。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2:59:06 (IP:  ) T 5110_R 83 引 用



謝謝妳/你了!期盼這一欄能帶給妳/你心靈上一點點的喜悅,深深祝福! (The end, and good luck!)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3:20:21 (IP:  ) T 5110_R 84 引 用
>> R36, honzi 大兄午安!歡迎一起來看畫展。


>> R49, 但是怎麼没有帯我去??

  討海大人 中晝好!隨時可以去,這次展期到 5/15,還有一段時日。

回應:什麼和什麼 2016-03-21 07:38:04 (IP:  ) T 5110_R 85 引 用
台客大人和各位大大平安!

以下是拙下,小小且自以為是的看法:
看後印象派(好像是....)的畫風,不拘泥於過去的點線寫真,多半帶著畫作者自己深埋心中但希望奔放的情懷,
尤其在顏色上.........,儘管當時有不少畫家都喜歡浮世繪,但,每位作者,都將心中東西方的碰觸,
默默用構圖意境或色彩表示,各顯自家風格.

不像拉斐爾等的文藝復興時代,整個就是寫真,看不厭的美美美美美美美,比修圖還圓融顯真,
尤其拉斐爾的天使....,感覺華貴,但又很純真無猜....
(有時想想,拉斐爾等文藝復興時代大師,若是他們畫楊貴妃......,別打我,只是想想而已啦!)

看著R80.....有時,真覺得自已應該想點辦法克服一下溼寒啦!好久好久沒有看到雨霧了!
謝謝台客大人分享,感恩!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3-21 08:58:51 (IP:  ) T 5110_R 86 引 用
偉大的 [什麼和什麼] 大人!好!

畢竟是感覺敏銳的前輩,給您一個大大的「讚」。

當年 (1870) 那批印象派的年輕小夥子,就是看不慣官辦的沙龍美展,直指審查諸公們個個陳腐鄉愿,審美標準只有一套,違逆者作品永遠進不了大門。

那時候的表現題材,總圍繞著「歌功頌德」到處捧 LP,幾乎被統治階級和政經大員所壟斷。

時移境轉,19世紀晚期年輕畫家們集合群力大搞藝術革命,而且一發不可收拾,才有現代藝術的誕生。

如果審美標準仍舊停留在文藝復興時期,那、那、那......楊貴妃可以飛到歐洲去參加選美嗎?

拙下竊想:臉蛋或許可以過關入圍,至於身材比例嘛!這有點麻煩,無從考證。也許 someone 前輩和討海大人可以幫忙。



今年北加州多雨了,四處一片翠綠,當下還正飄著綿綿細雨,希望連著四年的缺水乾旱全可解除。


回應:什麼和什麼 2016-03-21 21:35:12 (IP:  ) T 5110_R 87 引 用
台客大人,

每次看魯斯本和畢卡索,....偶爾浮現楊貴妃,甚至安祿山和董卓......

沒辦法,好像一直就是無邊界的自由派想法,只順從自然的道和可被接受了解的理,
總覺得規訂和規範,都需配合天地萬物演進而改變的,否則,只能固步自封,
久了,最多只是臨摹,不像這些大師們,不但留名,更有不朽的傳世作品.

拙下的好友昨天還一直的拙下和老伴的健康碎碎唸.....,對於這個,
也是自由派看法,不想忍受因看病而吃的化學製藥,總錯覺在體內囤毒....
怕成成老毒物,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應:阿草 2016-03-22 09:02:57 (IP:  ) T 5110_R 88 引 用
阿兄阿兄

感恩無私奉獻,全都錄^__^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2 14:25:50 (IP:  ) T 5110_R 89 引 用
什麼和什麼 賢拜安好!

隨遇而安啦,一簞食一瓢飲,乾淨無污染最重要。

真要有啥病痛,來吧!誰都避免不了。

能處之泰然,最為不容易。互勉。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2 14:30:10 (IP:  ) T 5110_R 90 引 用
阿草 老兄平安!

非常謝謝捧場,

有機會的話小弟會多介紹一些優質藝術家,希望可以做到盡善盡美。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2 14:35:02 (IP:  ) T 5110_R 91 引 用
這次回台投票後,跟一位中研院台史所的朋友閒聊,

他對於美國藝術博物館,可以開放訪客拍照的事相當欣賞和羨慕。

國內我也曾參觀過幾檔國際級的畫展,可惜場地不盡理想,人潮洶湧,再來是不准拍照。

一次在故宮,另一次在南海路歷史博物館。

回應:honzi 2016-04-03 01:07:22 (IP:  ) T 5110_R 92 引 用
天涯台客大阿兄:

是啊 台灣的 Museum, Art Galleries and most of the "Art Exhibits" 多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為了推廣藝術的 所以不讓人拍照. 實在讓人遺憾.

回應:什麼和什麼 2016-04-03 03:12:12 (IP:  ) T 5110_R 93 引 用
台客大人

三十年前,好像是因為保存和當時相機閃光燈的關係,才不讓拍照!

這些年,故宮博物院像菜市場似的,可能因拍照,衍生出:遊客吵架,打架;霸位;山寨⋯
好多展品都收起來了⋯⋯

其實,去年去看了列支登士敦的畫展,看了,真的非常擔心有粗心的遊客把畫作弄破⋯⋯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2:32:54 (IP:  ) T 5110_R 94 引 用
>> 多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為了推廣藝術的

也不能苛責啦,做事了總比尸位素餐來得好,何況國際借展光是保險費就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賣些周邊的附屬產品,當然不好說嘴。


>> 這些年,故宮博物院像菜市場似的,可能因拍照,衍生出:遊客吵架,打架......

呵呵呵,有意思。

我還曾親眼目睹,蹲坐牆角一整排,有人出聲:「哦!奶奶的委員長還真是個賊,咱國寶全給偷到這兒啦!」

多謝 honzi、什麼和什麼 兩位賢拜的回應留言。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03:57 (IP:  ) T 5110_R 95 引 用
貼圖文又出問題?語法哪裡出錯?怎貼不上來?分段再試試看。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04:40 (IP:  ) T 5110_R 96 引 用

出國觀光,相信大家都有拍攝世界名作的經驗,即使以手機拍攝也好,你我都想留下最理想最美好的記憶,這就讓我們談談一點拍攝的狀況與趣聞。



到美術館看藝術作品,場地的環境感覺相當重要,靜靜的,可以安心觀賞作品;反之,如果是人聲鼎沸、摩肩接踵,那絕對不是件好事。好比說巴黎羅浮宮,她是每年造訪人次世界排名第一的藝術博物館,一些藝術史上頂尖重要的作品大多全都收藏於此,名氣夠大,因之訪客自然川流不息,她甚至被列為巴黎一個必看的觀光景點。活像廟會一樣,天天大拜拜,置身其中讓人沒輒。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06:26 (IP:  ) T 5110_R 97 引 用
鎮館三寶 —— 《蒙娜麗莎 / Mona Lisa》、《維納斯 / Venus de Milo》和《勝利女神/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非看不可之外,其他名作根本看不盡看不完,就以上面兩件鉅作為例,作品前永遠是萬頭攢動、黑壓壓一片,想靠近一下幾乎不可得,還奢想淨空拍照喔?有夠恐怖。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08:33 (IP:  ) T 5110_R 98 引 用
上左圖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 保羅.委羅內塞 (Paolo Veronese) 的作品《迦納的婚禮》;右圖則是十八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畫家 歐仁.德拉克拉瓦的畫作《自由引導人民》,夠力吧?完美得無懈可擊。

那又怎樣?還不是拍不著一張沒有人影擋著的的作品照片?果真是如此,都要嘔死了。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09:35 (IP:  ) T 5110_R 99 引 用



所以說,在北美地區逛美術館確實是一份很大的福氣,一種至高的享受。週末假日另當別論,利用週間日去看畫展其結果是讓你逛了還想再逛,臨去之前仍舊依依不捨、流連忘返。氣氛寧靜優雅,而且少有觀光客,身旁都是喜愛藝術之徒,舉止談吐必然不會太過粗俗。

如果妳/你是喜歡拍照的人,別走!那簡直就像飛上了天堂,要令妳/你樂不思蜀的啊!為什麼?

第一,美術館裡不准使用閃光燈,不可攜帶三腳架,在照明不是很充分的條件下拍照,端真是一個個嚴厲的考驗;第二,這當然是訓練攝影功力的極佳機會,怎能錯過呢?。既然光線不足,拍照的首要任務就是忠實「傳真」,要是可以拍好了,走出美術館門去,哪還有什麼題材可以難倒妳/你的?

幾年前,台客曾介紹過 《其實你可以拍好世界名畫》,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原始圖檔」,有好的「原始圖檔」,後頭就好辦了。問題是好的「原始圖檔」如何取得?這才是重點,所以拍攝好繪畫作品是一項值得鼓勵與探討的功課。


回應:天涯台客 2016-04-05 03:10:17 (IP:  ) T 5110_R 100 引 用
ISO 如何調整?光圈多大?安全快門速度多少?都是影響畫質的關鍵因素。手持相機拍攝畫作,必須具備的考量條件還真不少。先前我多使用單眼相機,發現畫質始終不盡理想,畫面周圍易於模糊失焦,拍攝條件確實十分嚴苛啊。後來改用定焦類單眼 [Coolpix A] 拍攝,果然令人刮目相看,筆觸細節的表現無可挑惕,這就是潛心嘗試的經驗,供大家作為參考,還望請前輩們不吝賜教。

 返回文化分區 返回 天涯台客 專屬部落格  ▲往上   頁次: 1 2 3 

回  應  意  見  主  題

意見主題:【◆ 法國「那比派」畫家 波納爾 ◆

文章請自行備份,站方不負擔保存之責。
同意網站共享並運用這篇文章。
跟 貼 勿 偏 離 主 題!

貼文請用繁體字。

姓 名:

回應內容:

請在本文章中挑出最夯最切題的關鍵詞s,來提高曝光率,
方便網友上網搜尋,兩關鍵詞之間用“,”(半格)分開。
關鍵詞: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視界耳聾世界泰伯觀點寬頻新思維哈利天地Jerry C鳥世界射水魚天空討海人鏡頭嘻笑人間詩情畫藝北極星探照燈網網相連歷史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