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y部落格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主題:師父
發表:Joy 2021-06-20 22:56:00 閱覽數:2169 (IP: ) T 7569 引 用
 


回應:Joy 2021-06-26 07:25:39 (IP: ) T 7569_R 3 引 用
師父(二)


師父說自己除了每月100美元的獎助學金外,每季尚有25美元的房租補助,加上被選為最佳助教,額外獲得了50美元的支票,因此他把大部分的支票寄回台灣,留在身邊的夠他每月上一次餐館吃漢堡了,他感到心滿意足。


一天,師父回到公寓,他發現同樣來自台灣的Allen Chen在吃貓罐頭,他要求Allen答應不再吃貓罐頭了,Allen指著一大袋的貓罐頭說他才剛從超市買回來的,師父告訴他:「那我們就一起找一隻貓來餵。」當晚,師父帶Allen去吃漢堡,並給他好幾塊美元。此後,每星期固定在Allen專屬的研究所個人信箱內放幾塊錢美金。他們變成了好朋友。


同住的室友還有日本人,韓國人,錫克人,他們五個一起鬼混的時候喜歡自我解嘲彼此的綽號,Chinaman, Chink, Gook, Jap, Nip, Slop或Towelhead等,因為認識他們的學生或教職員,一半以上是這樣稱呼他們的,不見得一定帶有輕蔑的意味,有些甚至是全球通用的。師父最耿耿於懷的綽號不外是:Chinaman。對外國人而言,不過就是,黃皮膚來自中國的人,一個再普通不過平舖直述的名詞了,但是卻涵括了種種意涵與範圍,管你來自台灣還是中國,你們都是China‧man. 不是一個或兩個或三個,而是無差別地泛指與通稱。(記住,那是60年代!)


儘管如此,畢竟是校園,大部分的人仍然能維持表面上的禮儀,雖然多數對他們特意保持距離,卻也有特別對他們親切善意的人,雖然免不了也有少數特定的人對他們懷有強烈的敵意或很深的種族歧視,但他們總能巧妙迴避,並不以為意。


那天風和日麗讓人不由自主哼起歌來,師父從校園哼歌回到公寓繞到廚房時,看到三名室友面色凝重圍坐在餐桌前,他心一沉,暗叫糟糕了。果然,一問之下,Allen被誤認為Jap.,被毆打成重度昏迷住進加護病房。根據目擊者的說詞,一夥聲稱 “This is for Pearl Harbor.”的人, 用裝有石頭、鐵塊的沙包圍毆他,他們猛擊他的太陽穴及頭部意在置他於死地。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誰幹的好事,但是案子最終變成了懸案。


雖然後來Allen奇蹟式地活下來了,五名室友卻不再聚集在餐桌嘻打笑罵各自的綽號了,他們的感情不但沒有因而變得更緊密,反而更加疏遠了。在他們內心深處,他們知道Chinaman, Chink也好, Jap也好,就是Slop, Gook, Nip,或Towelhead也沒啥兩樣,他們全成了白人眼中的Asian Man了。那是在密西西比大學的第二年學期末,他們一方面各自埋頭苦讀,深居簡出,一方面各自提出離校申請,學期結束後,各自奔西東,從此音訊渺茫。 只有Allen離開後,仍然與師父有書信往來。


Allen後來順利拿到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而且擁有多項專利,其中一項因工業用途很廣,在他51歲時成功以幾乎高達三百萬美元轉賣給美國通用電子公司,功成名就,擁有美嬌妻及一兒一女,遷入與白人同住的高級社區。照說,Allen是華人圈有聲望地位的人,應該過著人人稱羨的日子。但是,他經常為頭痛所苦,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眠,於是決定暫時離家獨居一陣子。在他獨居的日子裡,他發覺自己非常想念台灣,他告訴師父他好想回台灣,又怕回到台灣就再也無法回到美國了。對Allen Chen而言,在美國他沒有歸屬感,而魂牽夢繫的台灣已不是他身分證上的家園。不知不覺中,Allen竟常流連忘返於中國城,在那兒,他是個名人,大家都敬重他。


然而,某天夜晚,在Allen 58歲時,他服用了半瓶的安眠藥,從此再也沒有醒來過。


師父,在密西西比大學拿到平均3.94優異成績獲得UCLA的博士入學資格,第一年他成功通過博士資格考試,第二年學期中,他接獲台灣家人的來信,母親病倒了,需要他賺錢維持家計。於是,他輟學了。


在美國,師父想找他領域內的工作,但是頂多面試後就石沉大海,於是退而求其次,只希望能找到足以餬口維生的上班族工作。但是,沒人願意提供他任何機會。一次令他永生難忘的面試談話徹底打醒了師父,面試官毫不留情面地對他說:「沒有人會願意僱用你的,因為你的口音。」

「我算不上有口音。」

「沒錯,正因為那樣,才特別怪!」


於是,師父試著帶著些亞洲人特有的腔調應徵工作,他終於找到了工作,一份屬於亞洲人的工作,在中國城的餐廳,在餐廳的廚房洗碗盤,在客人離桌時,到前面收拾清理桌面。在那兒,他學會如何生存,他不再是原來的他,他學習如何做好一個亞洲年青人的該扮演的角色,他深諳此道。



綜 覽 全 部 討 論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