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y部落格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主題:師父
發表:Joy 2021-06-20 22:56:00 閱覽數:2174 (IP: ) T 7569_R 0 引 用
紀錄片刊出當時紐約時報的報導(註一):


“Indiscriminate killing and looting. For a time everyone seen on the street was shot at, homes were broken into and occupants killed. In the poorer sections the streets were said to have been littered with dead. There were instances of beheadings and mutilation of bodies, and women are raped.”



師父本名可能叫吳明誠,但;在美國,沒人真正在意過,人們習慣叫他Chinaman, Chink, Asian man,而 跟著他練功夫的人,也只叫他師父(註二)。


2/28發生時,師父只有七歲大,目睹家園被闖入,被放火,父親帶著他們跑到外面,對他說:「別怕,數到100時,我就會好端端地回到這裡。」然後,轉身奔向著火的家園。


母親牽著妹妹們站在一旁,一開始他慢慢數,數到99時,停了好一會兒,數到121時他開始邊數邊哭,數到189時,他看到父親從一片黑漆漆的夜色中冒出來,手中抱著一只小木盒,也看到,兩個穿著軍服的軍人冷血地從父親背後開槍,子彈從父親的喉嚨跑出來。軍人拿走放在木盒裡面的東西,若無其事走開。他知道,父親死了。


母親屈身靠近父親,看著被掏空的木盒、搖晃著父親的頭,好像在說,我不相信你會這麼做,又好像在說,我了解你為什麼會這麼做。


「後來,我才知道木盒裡裝著的是我家的土地權狀。父親冒著生命危險去搶救的原來是為了希望我們的將來有所保障。」師父回憶道。


「所以,你沒機會好好認識你的父親?」


「不,有些事會一輩子在腦海中不斷重複出現,我只知道,我是家中的長子,我必須做些事。」


師父從悲慟的情緒中回神過來,從童年直接跳到學生時代,他在台灣的中部長大,時常看著教室的地圖,幻想著哪天能在美國看著像寶石藍的天空,呼吸著自由的空氣,開心地與朋友在戶外烤肉、喝啤酒, 收音機播報著籃球比賽,街頭巷尾到處都有人在打籃球。他幻想那天是晴朗的星期一早上,渡輪剛駛入美國的港口,岸旁有一群友善的美國人在對他招手。


現實是,師父抵達美國時已是深夜,除了頭頂上方的螢光燈發出嗡嗡聲外,四周寂靜清冷,他跟似乎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一樣排隊等著通關。通關後,孤零零地搭上了四天的巴士行程才抵達密西西比大學城區,住進五名亞洲研究生分住的公寓,房租每月14美金,而他拿的助教補助兼獎學金是每月100美元,他邊當大學助教邊攻讀研究所。當時是1960年代。


收到 100美元支票時,師父以為自己看錯了,接著,意識到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感覺到自己很富有。


–––待續–––




註一:摘錄自【Interior Chinatown】p. 140

註二:故事取材自【Interior Chinatown】,場景敘述主要參考Act. IV:Striving Immigrant, p.125~ p.171.



綜 覽 全 部 討 論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