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 Ma部落格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主題:One Mid-Summer Afternoon in Canada Place and Vicinity
發表:X Ma 2017-08-21 13:10:43 閱覽數:84630 (IP: ) T 5771 引 用
 


回應:X Ma 2017-08-22 11:09:28 (IP: ) T 5771_R 9 引 用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詩人表達對人生來去不定,聚散無常,起落難料,用“雪泥鴻爪”作比喻。人生如此,船舶與我的邂逅也如此,而船舶己身的際遇、遭逢又何嚐不是?

BREMEN 清晨悄悄地出現在眼前,下午近我身觀覽,傍晚又默然離去。我懷疑這些日子竟然與這船塢建立了『身同感』,船來了就有子女返家的喜悅,船去了便有『空巢』情的寞落。BREMEN 漸行漸遠終於消失在公園與大橋的身後,此時竟然無緣無故感到一絲淡淡的悵惘和眷念。鄧小姐唱著”何日君再來?” 也許一年之后吧!而一年之后的此刻自己又會身在何處?BREMEN 也許是年年來訪的候鳥,我則是迷途亂飛的漂鳥,相逢是有期還是無期我想都是吧!

盛夏將去,秋意漸濃,溫哥華的郵輪季剩兩個禮拜。臨別這個海港的心情真像古人說的句子:『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 又『勝地無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虛。世事無常,人生難測 ~~~』

綜 覽 全 部 討 論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