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醒部落格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主題:《台灣大劫難》
發表:警醒 2009-11-13 18:25:32 閱覽數:38032 (IP: ) T 2943 引 用
 


回應:警醒 2010-08-07 13:19:56 (IP: ) T 2943_R 30 引 用


新地制法設五都,國民黨所算計的是什麼,台灣人知否,還有特別是楊秋興、許添財、蘇煥智知否?

假如連國民黨所算計的是什麼,台灣人都誤判,憑什麼台灣人能防得了共產黨,憑什麼《台灣大劫難》可避免?

-------------------------------------------------------------------

二桃殺三士!二都殺三奸?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一、以奸制台

 年初馬政權準備頒布「新地制法」時,筆者就指出這是:中國國民黨假更新都會區、發展城鄉一體化之名,行獨攬重要都會政權之實;並且,這是讓南部民進黨籍政客自相殘殺的二桃殺三士詭計。

 說穿了,中國國民黨規劃新地制法的目的有三:

 第一,將台北縣改制為『新北市』,延展舊縣長任期一年,以時間換取空間,勸退執政無能、口碑甚差的周錫偉莫再競選連任,以保住台北縣的執政權。

 第二,將台中市縣合併成為『台中都』,以利已連任兩屆擁有地方人脈的胡志強,得以合法地出馬競選「新都長」。

 第三,將高雄縣市與台南縣市合併成為南部的二都;由於,民進黨籍的高雄縣長與台南縣市的首長皆已連任兩屆,於舊制而言不得再競選;但是,若新地制法生效,他們則可以合法地再戰「都長」。

 所謂的「新地制法」不但是國民黨勝選的算計,也是一個讓已邊緣化的農業縣更加邊緣化的惡法。中國國民黨為何只因勝選的算計,就敢如此明目張膽地使出這般赤裸裸的歹毒詭計呢?

 日本「台灣總督」後藤新平說過:「台灣人的民族性,貪財、畏死、好面子」;中國國民黨也深刻了解這一點,便藉官位與錢財來籠絡台籍賣台政客,並分化台灣本土陣營引出台奸政客,六十年來一直如此,屢試不爽!

 二、二桃殺三士

 二桃殺三士,此成語來源自《晏子春秋.內篇諫下.第二十四》;其故事內容是:

 春秋,齊景公朝有三勇士,為田開疆、公孫接,還有古冶子,以勇力搏虎聞名;故而,時人以「齊國三傑」稱之;因此,深受齊景公的寵愛,但他們卻恃寵而驕。

 有一回,晏子從他們身旁經過時,小步快走(古文,趨)以示敬意;然而,此三人卻不起身答禮,晏子覺得備受羞辱,心生怨懟。

 適逢魯昭公訪齊,齊景公設宴款待。魯國由叔孫蠟執禮,齊國則由晏子執禮,君臣四人坐在堂上,「三傑」則佩劍立於堂下。此刻,晏子心生一計,決定趁機除去這三個心腹之患。

 當兩位君主酒至半酣時,晏子說:「園中桃子已經熟了,摘幾個請國君們嘗嘗鮮吧?」齊景公大悅,過一會兒功夫,晏子帶著園吏,端著玉盤獻上六個桃子。盤子裏放著的六個桃子,個個碩大新鮮、艷紅欲滴、香氣撲鼻而令人垂涎。

 齊景公問:「就這幾個嗎?」晏子說:「還有幾個沒太熟,只摘了這六個。」

 於是,他恭恭敬敬地獻給魯昭公和齊景公一人一個桃子。魯昭公邊吃邊誇獎桃味甘美。

 景公說:「這桃子實在難得,叔孫大夫天下聞名,當吃一個。」

 叔孫諾謙讓道:「我哪裡趕得上晏相國呢?相國內修國政,外服諸侯,功勞最大,這個桃子應該他吃。」

 齊景公見二人爭執不下,便說道:「既然二位謙讓,那就每人飲酒一杯,食桃一個吧!」兩位大臣謝過齊景公,把桃吃了。

 這時,盤中尚有兩個桃子。晏子說:「請君王傳令群臣,誰的功勞大,誰就吃桃,如何?」

 齊景公同意,於是傳令下去。話音剛落,公孫接率先走了過來,拍著胸膛說道:「有一次我隨國君打獵,突然從林中躥出一頭猛虎,是我冒死衝了上去將虎打死,救了國君。如此大功,還不應該吃個金桃嗎?」

 晏子說:「冒死救主,功比泰山,可賜酒一杯,桃一個。」於是,公孫接飲酒食桃,得意洋洋。

 古冶子見狀,厲聲喝道:「就打死一隻老虎有什麼稀奇!當年我送國君過黃河時,一隻大黿興風作浪,咬住了國君的馬腿,瞬間將君王坐騎拖到急流中去了。若不是我跳進洶湧的河中,捨命殺死了大黿,國君早已命喪黃泉。如此功勞,該不該吃個桃子?」

 景公說:「當時黃河波濤洶湧,要不是將軍斬黿除妖,我早就命絕急流了。這是蓋世奇功,理應吃桃。」晏子連忙把剩下的桃子遞給了古冶子。

 此時,田開疆眼看桃子分完了,急得大喊大叫:「當年我奉命討伐徐國,出生入死,斬名將,俘徐兵五千餘人,使得徐國國君俯首稱臣,就連鄰近的郯國和莒國也望風歸附。如此大功,難道就不能吃個桃子嗎?」

 晏子忙說:「田將軍的功勞當然高出公孫捷和古冶子二位,然而,桃子已經沒有了,只好等樹上的桃子熟了,再請您嘗了。先喝酒吧。」

 田開疆手按劍把,氣呼呼地說:「打虎、殺黿有什麼了不起。我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反而吃不到桃子,在兩位國君面前受到這樣的羞辱,我還有什麼面目站在朝廷之上呢?」說罷,竟揮劍自刎了。

 公孫接大驚,也拔出劍來,說道:「我因小功而吃桃,田將軍功大倒吃不到。我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說罷也自殺了。

 此刻,古冶子也沉不住氣,喊道:「我們三人義結為金蘭成為異姓兄弟,親如骨肉誓同生共死,如今他倆人已死,我有何臉面苟活,于心何安?」說完,也拔劍自刎了。

 魯昭公目睹此景,目瞪口呆,半天才站起身來,說道:「我聽說這三位將軍都有萬夫不當之勇,可惜為了一個桃子都死了。」

 齊景公長歎了一聲,沉默不語;這時,晏子不慌不忙地說:「他們都是有勇無謀的匹夫。智勇雙全、足當將相之任的,我國就有數十人,這等武夫莽漢,那就更多了。少幾個這樣的人也沒什麼了不起,各位不必介意,請繼續飲酒吧!」

 之後,景公派人給以禮入殮,依「士」的葬禮埋了他們。

 雖然,三人驕矜己功,自尋死路;他們尚且知恥,未曾一錯再錯,而以死謝罪。然而,台灣的無恥的台奸政客,則是圖一己之私,偏行己意,誤國誤民而中飽私囊並得意洋洋;台奸們不會自戕,可是民意會殺了他們!

 三、二都殺三奸?

 如今,果不其然,由於台灣人的劣根性作祟,使得中國國民黨的奸計得逞;昨天,高雄縣長楊秋興面對媒體詢問是否參選大高雄市長時,首度表示心意已定,「會朝出來參選的方向」,並在適當的時間宣布。

 早在六月間,中國國民黨方面就曾預告,這次大高雄市長選舉將「精彩可期」;由於,其中有南部本土企業財團介入展現實力,得以看出中國國民黨從中出力的痕跡。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還假惺惺地,卻喜不自勝稱:中國國民黨不把希望寄託在對手的分化,一向秉持「做好準備,等待機會」原則,等到機會來臨,才能一舉翻盤。

 其實從楊秋興發表有條件支持ECFA談話,缺席民進黨全代會等跡象研判,就可解讀出他已和中國國民黨暗通曲款了;所以,出馬攪局「只差沒正式宣布」而已。

 對於楊秋興鬆口表示有意參選大高雄市長,蠢蠢欲動而備受矚目的台南市長許添財則給予祝福,「在這民主社會,機會是自己創造的」;由此看來,彷彿外界揣測的:「他將與台南縣長蘇煥智聯手違紀參選」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晏子的「二桃殺三士」會不會變成台灣版的「二都殺三奸」嗎?實在不能不令人憂心。

 在初選時慘敗對手陳菊將近18%的楊秋興,於初選民調期間既未提異議要求終止民調,且初選後第一時間還表態支持陳菊;因此,其參選的正當性勢將面臨選民的檢驗。

 此外,在民進黨初選過程中,楊秋興曾與高雄市長陳菊簽互信約章,更曾口頭承諾:若是無論誰出線,敗選者願擔任對方的競選總幹事。如今,楊某鬆口參選的說法已違反其政治承諾!這般賭輸掀桌子的無賴行徑,與2004年連宋總統敗選而糾眾亂台何異?

 楊秋興對於違紀參選所提出的理由是:「眼見大高雄在沒落,身為在地子弟憂心忡忡,大高雄現在在台灣當老二,不要以後成為五都之末,但我相信,只要努力,假以時日,也許廿年後,能成為新加坡第二。」

 對於此話,筆者試問:大高雄近年來皆民進黨執政,若還說「大高雄在沒落」;那麼,是你楊秋興無能,還是中國國民黨重北輕南政策所致呢?憑啥,非你不可?此話根本是緣於「捨我其誰」的私心而邏輯不通之傻話!也不要說甚?,此舉是「安撫支持者」之類的混話;其實,支持者要的是政治家的榜樣;因為只有盜賊在分贓不均時,才需要安撫!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0.08.06

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polit_00/13/02488.htm



綜 覽 全 部 討 論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