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部落格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主題:請注意統派媒體「亞洲週刊」的報導,有關中國配偶在台灣的處境
發表:訪客 2009-01-15 23:00:23 閱覽數:5663 (IP: ) T 2648_R 0 引 用
《台灣26萬大陸新娘拒絕二等公民命運》

多達二十六萬嫁到台灣的大陸新娘,雖是「台灣媳婦」,但在法律上卻備受歧視,成為「二等公民」。她們要等待八年領得身份證後才能工作,否則一旦被查獲,就得被遣返,面臨「夫離子散」。台灣公權力充滿對大陸新娘的敵意與偏見,也加深她們在社會、文化、家庭上受到歧視的苦難。台灣當局最近準備修法,放寬申請身份證等的限制。大陸新娘要扭轉「二等公民」的命運,終於看到了曙光。


很少人會知道,在台灣有二十多萬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群體,在法律上卻遭受歧視,成為二等公民,甚至「二等半公民」(比被視為「二等公民」的外籍配偶待遇還要差)。這就是嫁到台灣去的「大陸配偶」(台灣當地簡稱陸配)。她們雖是「台灣媳婦」,所生下的也都是「台灣之子」,但她們無論在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工作權、財產繼承權等方面權利,比同樣遭受歧視的「外籍配偶」(簡稱外配)還要差,成為台灣邁向「人權國家」的一大諷刺。

許多大陸新娘結婚後滿懷喜悅來到台灣寶島,一踏進夫家心裏就涼了半截,住的環境絕大多數不是花木扶疏的豪宅,吃的也不是山珍海味,但這一切都無法代替她們想要工作權的渴望。受法令限制,大陸配偶不能一入境就享有工作權,為了生計,只能偷偷打工,若不幸被查獲,就得被遣返,面臨「夫離子散」,極不人道。

外籍配偶所受待遇比陸配要好,她們通常抵台十五天後,擁有居留證隨即就有完整的工作權,不像陸配得捱過兩年團聚期,才能申請工作證,要到八年後才擁有完整工作權。

多年前,四川籍的張均美(化名)嫁到台灣來,她的丈夫是導遊,收入並不固定,陸配在台灣要取得中華民國國民身份證,需歷經八年的等待,就在快取得身份證時,在大陸當護士的張均美偷偷到診所打工,後遭舉發而被遣返,她兩個幼小的兒子頓時失去母親的照顧,一個完整的家庭硬生生被拆散。她之前等待身份的年限也全部作廢。

台灣法律規定,大陸人民若曾有偷渡、非法打工、假結婚等違法記錄,再次來台將會被管制,不會因為與台灣居民結婚而解除管制。回大陸後,張均美又重新申請來台,幾年後,她又回到台灣,這次她又得重新排隊等待取得身份證。

陸配是兩岸交流的產物,隨著兩岸交流日趨頻繁,陸配人數逐年增加,至零八年十月底止,台灣的陸配已經有二十六萬零四百六十三人,她們的姻緣有的是靠媒妁之言,或透過婚姻仲介,少數是自由戀愛;就像牛郎織女的故事一樣,鵲橋的兩邊,一個是台灣,一個是大陸,原本以為月老牽的長線可以締造良緣,卻在不同時空背景的捉弄下,良緣結不成,反締造了一大堆怨偶。

陸配要成為台灣媳婦並不容易,其間要歷經四個階段—前兩年團聚、四年依親、兩年長期居留,且每年都必須住滿一百八十三天,換算下來,從結婚登記到定居要八年才能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在這段期間,不少配偶得歷經漫長的等待,忍受思鄉之情的煎熬。但同樣是新住民,外籍配偶卻只需經歷三年依親居留,一年連續居留即可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兩者所受待遇可謂天差地別,法令上對陸配的歧視莫此為甚。

所幸,大陸新娘的悲情可望舒緩。馬政府上台後,陸委會等相關部門已修訂或計劃修訂不合理政策,放寬陸配取得國籍、工作、繼承財產等權利的限制。根據新修訂法令,陸配領取身份證年期,將由現行的居留八年縮短到六年;只要領到「依親居留證」,就有完整工作權;取消原先繼承財產以二百萬台幣(約六萬美元)為限的規定。不過,這些修訂仍需經立法院通過才能落實。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夏曉鵑表示,修法宣示雖比之前進步。但她認為陸配改為六年申請定居仍然太久,造成陸配遲遲無法享社會福利,連遭家暴都很難申訴。

馬政府對陸配權益的重視超過扁政府,但台灣社會並沒有做好充分接納的態度。多數民眾以負面角度看待陸配,認為她們知識水平較低、買東西愛殺價、不懂禮貌、講話尖酸刻薄等,這些負面形象加起來,讓陸配不僅遭受公權力的歧視,在社會、文化、家庭等層面,也備受歧視。

成長環境差異適應不良

十幾年來,陸配已成為台灣生活的一部份,這群新住民住在台灣各個角落,但因兩岸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教育環境及價值觀念等的差異,使得陸配來台前不能充分了解台灣社會文化環境,入境後往往調適不良,衍生許多問題。

台灣移民署在公車車廂外做的廣告「我們都是一家人」,呼籲民眾對移民來台的大陸配偶要多一點包容,但也只是政令宣導,連馬英九總統都認為台灣社會對陸配的不夠接納。他在競選總統時表示,「一個成熟進步的國家,對新移民應有更多的包容心。」台灣顯然還差得遠。

根據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陳小紅受陸委會委託進行的研究計劃,發現陸配有以下基本特性:九成五為大陸女性,其比例遠高於台灣女性與大陸男性的聯姻人數,陸配較台籍丈夫平均年輕約十一歲,而選擇兩岸通婚的台籍男性之教育程度以初、高中學歷為多,陸配的平均教育程度高於在台配偶,且以無業或從事其他業者居多,多半來自大陸沿海省份、省縣都市化程度較低的區域。

早年國民黨撤退來台,帶來許多軍公教人員,不少台灣女子嫁南來大陸人,兩岸開放交流以來,變成台灣居民娶大陸女子,兩岸牽引良緣本是美事,但因對新環境、社會文化認知的歧異,家庭衝突不斷。

學歷與價值觀差距大

一般說來,台籍丈夫與陸配並不「速配」(登對),很多只有初、高中學歷的台灣男子「高攀」大學學歷的大陸新娘,程度、價值觀差異,先是小摩擦,再變成大摩擦,導致離婚收場。

遠赴大陸娶妻的台灣郎,很多是二次婚姻,或者本身就是經濟上的弱勢,屬三低族—低收入、低技術、低學歷,在現今不景氣年代,不但自己飯碗可能不保,也不容許太太在賦閒在家,但受到台灣法令限制,陸配在入境兩年後才有工作權,其間為貼補家計,只能違法打工,做清潔工、服務生或家管等體力工作。

不少陸配被「騙」來台

陸配來台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遠嫁來台的大陸新娘,有的是被「騙」來的,不少台灣男子吹噓自己多有本事,陸配滿懷可以和白馬王子過著快樂幸福日子的憧憬,沒想到公主夢碎,本以為可以當少奶奶,不必工作、靠老公養,實情卻是煮飯、洗衣等家事樣樣都得自己做,成為台灣版的「阿信」。

這種心理層面的巨大落差,使得陸配在環境適應上倍感辛苦。台灣近年雖高倡平權,但女性大抵還是很低調,大陸正好相反,男女較平等,女性並非弱勢角色,多數陸配還以為台灣跟大陸一樣,不習慣「入境隨俗」,所以夫家、鄰里對一些「大女人」姿態的陸配沒有好印象。

現擔任營養顧問的陸配張同凝表示,文革破四舊,中國文化傳統被破壞,一些晚近出生者較不重視禮節,台灣人常掛在嘴上的「請、謝謝、對不起」,陸配一般不太習慣說,「這是兩岸人際關係最大不同點」。張說,她認識的陸配很多在用餐時不等長輩,就自己先吃了。

溝通對陸配而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台灣很多老一輩只會講台語,尤其是在中南部,除非大陸新娘來自閩南,否則兩者的溝通常是「雞同鴨講」,縱使溝通無礙,兩岸用語也有一些差異。一位大陸新娘表示,剛來台灣提到時間都用「民國」幾年表示,她搞不懂是什麼意思,跟西元是什麼關係,常要很費力換算。

大陸醫生拒當小媳婦

張同凝的兩岸的婚姻故事從遙遠的哈爾濱開始。八九年來自台灣的宋先生就是搭兩岸開放的順風車,去到當地投資鞋廠,剛開始生意不錯,擁有一千名員工,在當地醫院擔任整型外科醫師的張同凝在此時也闖進了他的生命,兩人結婚生子回到台灣,當時台灣對陸配並無太多限制,她很快拿到居留證,但不能行醫,只能當個家庭主婦,她像深宮怨婦,陷入極端的失落。

一個鞋廠老闆跟一個整型醫師所締造的姻緣令人稱羨,但由於兩岸文化差異,使得這場婚姻充滿挑戰。身為高級知識分子的張同凝,在大陸當醫生,一進夫家,就打定主意要敬而遠之,不融入婆家。「我是醫生,家裏有四個傭人,跟先生合開大鞋廠,要我當小媳婦,沒門!」張同凝說。

張同凝個性強勢,她先生也不退讓,夫妻經常爭吵,有一次甚至大打出手,社區警衛趕來調解,張拎著行李就準備回大陸,但被兩位熱心的鄰居硬是攔了下來。

喜歡台灣的樸實有禮

前幾年,丈夫經商失利,生活陷入困境,張同凝想到她可以賣餃子,她獨創多種口味的養生餃子,打出「新希望」名號,甚至還獲邀到監獄指導,夫妻倆共同攜手奮鬥,關係漸入佳境。

在台灣已經待了十六年,張同凝偶爾仍會不適應,但她很喜歡台灣,「台灣人溫和有禮、樸實、勤勞、真誠」。她表示,在中國北方晚上九、十點就不敢出門了,在台灣並沒有這種顧慮。她舉例說,在台灣雨傘忘了拿,回來還找得到,但大陸小偷密度高,東西掉了回去找,多半找不到。

扁政府時代鼓吹台獨,大力去中國化,整個政府動起來反中國,在那樣並不友善的社會氛圍底下,很多台灣民眾是以有色眼光看待陸配。

家住福建的林英蓮(化名),在親戚開的快遞公司認識她先生,兩人交往了一年多即論及婚嫁,林英蓮父母並不贊成這門婚事,主要理由是他們認為兩人不登對,林英蓮先生小兒痲痹,大她十幾歲,但林英蓮個性很強,堅持要嫁,她父母也沒辦法。

林英蓮的先生是台灣傳統的家庭,夫家的人都瞧不起她,包括她先生也不尊重她,家裏大小事都不跟她商量,有時對她冷言冷語,她只能隱忍,常暗自哭泣。

坐月子第七天,林英蓮因韌帶受傷,行動困難,但她婆婆卻要她下樓來看顧牛肉麵攤,她姑姑見狀,主動問她婆婆說嫂嫂正在坐月子怎麼就下來幫忙?她婆婆於是要她上樓休息。過了幾天,她婆婆又要她下來幫忙,這次被另一個親戚看到,就問林英蓮說:「妳不是還在坐月子嗎?」她婆婆竟然回說:「她不乖,講也不聽。」意思是她自己主動要幫忙的,林英蓮聽了倍感委屈,但眼淚只能往肚裏吞。林的先生經營樂透彩券生意,林幾乎寸步不離,隨時等候「差遣」。

陸配不敢曝露身份

兩岸雖已逐漸和解,但因長久的反共教育,台灣社會對陸配仍充滿敵意、偏見與歧視,總認為大陸人沒品味、斤斤計較,而且也擔心陸配會來搶台灣人飯碗,所以這麼多年來還是無法敞開心胸接納她們,在大陸當麻醉師的李欣(化名)嫁來台灣已經十年,到現在她還不太敢讓人家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李欣的先生是韓國華僑,雖然是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但婚後就一直賦閒在家,她極力勸他重回職場,他總是推三阻四,藉口自己過了四十歲很難找到工作,無奈之餘她只好一肩挑起家裏所有重擔。

從小被父母捧在手掌心的李欣,像墜入凡塵的公主,來台第二天就擺攤賣電毯,但她在攤位上像個隱形人,「我覺得好丟臉,躲在柱子後面,不敢見人」。結果一個上午,一件電毯也沒賣出,改賣衣服也沒起色,後來賣滷味才穩定下來。

陸配帶有不一樣的口音一般很容易被認出是外地來的,李欣也不例外,起初客人總會好奇地問她來自何處,她很單純地說自己是大陸來的,但身份曝光後,生意就明顯變差,因為中國貨在台灣總被視為是黑心、劣質品。有了慘痛的教訓,李欣開始自稱是韓國華僑,生意又變好。

每天辛苦工作,回家又得面對吃軟飯的先生,李欣感到身心俱疲,來台灣兩年後,她就打算回大陸,可是就在她準備回大陸時候,卻發現自己懷孕了,但她沒有半點喜悅,一度想把孩子拿掉,聽朋友勸才把女兒留下,此後多舛命運接踵而至:懷孕五個月,婆婆罹胃癌;坐月子,沒人理;女兒滿月,婆婆過世;女兒二歲多,先生罹胃癌,當時醫師說他只能活三個月,李欣不願女兒失去父親,學醫的她為丈夫到處求偏方,讓他活了一年多。

為了女兒留台灣

李欣對她先生把她騙來台灣耿耿於懷。原來他們交往時,他刻意隱瞞曾罹患淋巴癌的事實,還騙她是因出了車禍才晚婚,李欣懵懵懂懂嫁到台灣,知道真相已後悔莫及。「我恨他騙我!」她對這段傷心往事並未釋懷。

李欣曾經得憂鬱症,但透過教會的協助,讓她可以重新面對明天,現在她跟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兒相依為命,還要代夫還債,日子過得很辛苦,但她甘之如飴,她媽媽要她回大陸,但被她婉拒,因為她認為女兒在台灣可以接受比較好的品格教育。

受過高等教育的陸配, 如張同凝、李欣等,處在逆境中,往往會想盡辦法突圍,自食其力,相較之下,知識水平一般的大陸新娘一遇挫折,因缺乏應變力,就得看丈夫臉色,聽天由命。

來自北京、年近四十的張凡(化名)是另一位遇人不淑的陸配,她長相甜美,但並不快樂,婚姻正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張凡的先生跟她相差近二十歲,是兩岸聯姻典型的「老夫少妻」,兩人婚後產下一子,她先生之前已有過兩次婚姻,面對嬌美的張凡並不懂得珍惜。

他們婚姻問題的癥結在於男的抱持大男人心態,張凡也很有個性,不讓另一半駕馭,硬碰硬的結果導致這場婚姻處在風暴中。張凡跟先生堪稱門當戶對,她出身醫師家庭,從小嬌生慣養,她公公是資深國代,先生慣於頤指氣使,把妻子當成是可以隨意使喚的傭人,但張凡不吃這一套。

前幾年張凡的先生有外遇,是一位四川女孩,她知道先生包二奶後,很自責,認為自己沒有善盡妻子角色。她先生也順勢把外遇責任一股腦推給張凡,怪她「不端洗腳水、不幫按摩」。迫於無奈,她只能忍氣吞聲,卻也不想回大陸。

兩岸聯姻透過婚姻仲介

兩岸聯姻很多是經由婚姻仲介公司所牽的線。亞太國際婚姻公司陳總經理指出,平均一名台籍男子娶妻的所有費用,整套行程八天七夜,從相親至陸配來台機票等,約三十五萬台幣(約七萬人民幣,一萬美元,不含金飾),整個相親過程類似古代相親:「一個人可以看五十到一百個女生,客人從相親過程可以獲得滿足感,台灣哪有這種機會?」

但透過這種商業手段媒介愛情,本來就存在著極大風險,大部分只有短暫的交往即步入婚姻,造成彼此認識不清,加上生活摩擦,陸配與台灣社會格格不入,都可能引發衝突,進而產生家暴。根據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統計,從零六年至零八年九月底止,陸配遭受婚姻暴力者,總計有七千五百八十二人,宜宜(化名)便是其中的受害者。

今年三十歲左右的宜宜,眉清目秀,有著北方人(遼寧)的率真,但面對有時難以理喻、脾氣大的先生,卻無法逆來順受。

宜宜在餐廳的工作,時間長,早出晚歸,她先生無法體諒,兩人經常發生口角,一旦衝突爆發,他就會動手打人,剛開始她還默默忍受,時間一久,她就開始反彈,有時徹夜不歸,打一整夜麻將。

無法得到先生關愛的眼神,宜宜的情緒常很低落,假日又有做不完的家務,她敏感地認為家裏所有的事情都故意堆著留給她做。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每到假日,夫家所有親戚就到她家聚餐,小姑一家四口最誇張,簡直把她家當餐廳,中午來吃,晚上又來吃,吃完拍拍屁股走人,留給宜宜一個人善後,她苦不堪言。宜宜表示,她覺得不受尊重,「簡直把我當菲傭,我很不喜歡」。

離婚後續留台打拚

這段婚姻維持了八年,宜宜最後選擇離婚,但為了跟先生賭一口氣,她並不想回大陸,並且認為回去可能也無法適應,寧可留在台灣打拼。

零六年一起陸妻殺夫案,轟動全台。陸配趙岩冰長期受到家庭暴力傷害,她丈夫賈新民多次揚言要殺死她,案發當時,賈只是拿菜刀作勢,並沒有真正砍殺,結果反被趙岩冰殺死。依傳統的「正當防衛」認知,趙並不符合正當防衛減刑規定。但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突破傳統「正當防衛」見解,認定本案符合正當防衛減刑規定,本案尚未定讞,仍在高院審理中。

兩岸聯姻過程婚姻仲介扮演重要角色,也有少數是經由媒妁之言促成。中興大學畢業的黃連福(化名)年近半百還是王老五,他媽媽擔心無後,急著想抱孫,熱心的大陸親友幫他介紹了一位福建同鄉,廈門大學畢業的劉紅(化名),兩人一見鍾情,交往不到一週就決定共度一生。

來到台南,劉紅完全不能適應,住在巷弄的兩層樓「透天厝」,整個家凌亂不堪,好像從來沒有人整理過,跟她之前想像來台灣可以當少奶奶,住豪宅、開轎車等的日子相差十萬八千里。

劉紅個性驕縱,看什麼都不順眼,除了跟先生吵架,對喜歡干涉他們夫妻生活的婆婆也不假辭色,雙方不時開火,罵的話越來越難聽,劉紅伶牙俐齒,婆婆知識程度不高,罵不過媳婦,就向住附近的親戚求援,甚至有一次氣不過還動手打劉紅,劉紅也憤而還擊,還驚動警察前來處理,之後婆媳爭吵成了家常便飯,派出所也懶得處理。

婚姻美滿需用心經營

劉紅跟婆婆關係幾乎每天處於緊張狀態,黃連福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婆媳不時鹇心鬥角,婆婆有親友為她出氣,劉孤立無援,只好躲在房間當「宅女」,個性變得很古怪,有躁鬱症傾向。雙方互不相讓的結果,搞得兩敗俱傷,最後她乾脆帶著讀小學的兒子回大陸,至今跟先生分隔兩地。

黃連福感慨指出,學界對陸配在台生活調適的相關研究不多,政府也未曾正視,以致未能形成機制,對紛擾不絕的陸配家庭無法適時伸出援手。

來自不同的世界,兩岸聯姻本就需要更用心經營。事實上,陸配美滿幸福者亦所在多有,關鍵不在於配偶來自何處,而是尊重與疼惜。來自哈爾濱的張靜華跟她先生九四年在大陸結婚,先生大她十幾歲,有過一次失敗婚姻,對體貼的張靜華相當疼愛。

個性低調的張靜華沒有跟先生爭平等的觀念,她覺得服侍婆婆跟先生是理所當然的,婆婆視她如己出,兩人互動極佳;她先生也對她很好,每年生日都不忘送她禮物。前幾年她先生得了C型肝炎,整整病了五年,她帶著先生到處求醫,幫他打干擾素,先生大病初癒後,現在她又忙著參加營養課程,為丈夫及家人準備養生美食,夫妻恩愛可見一斑。

雖然政府逐漸放寬大陸配偶的種種限制,陸配仍有許多問題無人關注。根據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統計,自零三年至今,每年大陸配偶離婚比例都在百分之十一至百分之十二點五中間。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曾公布,大陸配偶的離婚率比國人離婚率高出十倍之多。該會指出,台灣離婚率高居世界前列,每千人中有二點九對離婚,而大陸與台灣聯姻的離婚率高達每千人中三十對至五十對,遠超過台灣平均離婚率。陸配離婚率居高不下,與人蛇集團操控「假結婚真賣淫」大陸女子來台有關。

為了杜絕「假結婚」來台的大陸女子,台灣入出境管理局訂定極嚴苛的大陸配偶面談機制,面談內容極荒謬,甚至觸及夫妻閨房隱私,有的真結婚者,也因答案有誤而遭到遣返。

陸配在台灣的處境其實是時代的悲劇,她們多數人不管過去如何,如今都已經可以融入台灣這個社會,但還是有不少人因為不適應的緣故,常在暗夜哭泣,這隱而不見的哭聲,是否讓台灣人民聽見,扶她們一把,進而牽引她們更健康也更快樂地共融於這片土地。


綜 覽 全 部 討 論

總 覽版 務政 經健康醫療軍 武理 財文 化藝 文科 技台灣的美旅 遊PISA娛 樂鄉 土公 民認 同副 刊哈 啦范氏網
竹縫
視界
耳聾
世界
泰伯
觀點
Joy
隨筆
哈利
天地
Jerry C
鳥 世 界
射水魚
天 空
討海人
鏡 頭
嘻笑
人間
詩情
畫藝
老工仔
思 維
網網
相連
歷史
庫存


* 討論區內之言論,不代表本園之立場,一切法律責任仍由發言者本人負責
* 如果您有任何不當言論,本園有權決定是否保留您所送貼的意見 。